所有的故事,从夏天开始;所有的故事,在夏天结束。

社恐也分人,对喜欢的人一点都不恐,还不停想靠近。但是成年人要学会克制。薛定谔的分寸感,在边界之间来回滚动。

(微博和IG也不安全了,要逃到lofter。lofter我也有小号哈哈哈哈。)

miss Japan@

我知道,我的那个男孩,他不会再回来。

最后还是回到这个地方,越是少人知道的地方,越能畅所欲言。
我好像没有让自己爱的人继续爱我的能力。
无论抓得多紧,无论多在乎,最后都还是像沙子一样溜走了。
好想闷在房里大哭三天三夜发泄自己,但是明天一早还要上班,还要见好多人,怕自己肿着眼睛,大家问我发生了什么事,那我会更难过,更难堪。可是,好像明天眼睛是肿定了。
这样下去指不定哪天就爆发了,想要逃,却不知道该去哪里。
从一开始来这个地方出差,就是一场灾难,大概是我的劫吧。渡劫,真的好难受。
多巴胺真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。
我大概要开始给自己存钱买姑婆屋了。

穷途末路。

你赠我,一场空欢喜。

对于我来说,如果你没有那么喜欢我,那就跟不喜欢我是一样的。如果两个人没办法达到平衡,那就只能……结束。

魂牵梦绕的台湾,太平洋的海。2016.10.05,台湾,花莲,七星潭。

2016.10.05,在花莲七星潭。如今多么想念太平洋的海。

2016.10.01 台湾 清境农场

1 / 6

© 一个女巫 | Powered by LOFTER